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今日热点 > 军事新闻 >

  • 2016年中国国防预算 如何科学地使用国防费
  • 原标题:如何看待2016年中国国防预算


    如何看待2016年中国国防预算

    如何看待2016年中国国防预算

    中国国防费增长多少?这是每年两会期间中外媒体的热点话题。根据3月5日发布的预算草案报告,中国2016年国防支出为9543.54亿元,比2015年增长7.6%。2011年至2015年,我国国防费预算增幅分别为12.7%、11.2%、10.7%、12.2%、10.1%。在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后,我国国防预算今年增幅回落到个位数。如何看待今年的国防预算安排?怎样才能把国防费用在刀刃上?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在两会期间专访了军队人大代表、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

     

    要适应经济发展,又要满足国防和军队建设需要

    记者:您怎么看今年的国防预算数字?

    陈舟:首先要看到我们的国防预算还在持续增长,这对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具有重要意义。我国国防费主要由人员生活费、训练维持费和装备费三部分组成,各部分大体各占1/3。国防费的增加,有助于优化武器装备规模结构、培养新型军事人才。

    随着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发展,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是我们的目标。因此,我们要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适当增加国防投入,及时把经济实力转化为国防实力,使安全战略和发展战略相协调、强军进程和强国进程相一致、国防实力和经济实力相匹配,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水平的整体跨越。

    记者:今年的国防预算增幅比以往明显降低,您认为这是基于什么考虑?

    陈舟:确定国防预费规模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要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相协调。富国和强军这两个轮子要平衡。在当前的形势下,我们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由我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决定的,不能改变,国防建设还是要服从服务于国家经济发展。经济建设发展有实力了,国防建设要推进。经济发展速度受到一定的影响后,我们还是要按计划推进国防现代化建设。

    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富国并不等于强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不意味着等经济建设搞上去了再抓国防建设。国防建设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同时对经济社会发展也具有重要的拉动作用。一个国家国防预算的高低,关键看其是否与其国防需求和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

    中国的国防投入也包括对世界和平的“投资”

    记者:一些国家对中国国防费的开支一直高度关注,这些年伴随中国国防费增长,“中国威胁论”不时出现,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陈舟:我国国防费是客观、透明的,没有什么“隐形军费”。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每年向全国人大提交财政预算报告,并对外公布年度国防费预算总额。从1981年和1992年起,《中国经济年鉴》和《中国财政年鉴》开始公布国防费用相关数据。1995年,中国发表《中国的军备控制与裁军》白皮书,首次以政府文告的形式对外公布国防费总额、各部分构成及主要用途。自1998年始,每两年发表一次的国防白皮书,对国防费保障范围、增加费用的主要用途、财政拨款制度、预算审计制度、占国家财政支出比例等情况进行介绍。中国自2007年开始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向联合国提交上一财政年度的军事开支基本数据,并从当年起恢复向联合国常规武器登记册提供七大类常规武器进出口情况。

    相对于世界其他主要大国,我国国防费无论是占GDP的比重,还是国民人均和军人人均数额,都是比较低的。近10年我国国防费占GDP的比重平均为1.33%,不仅低于世界主要国家,也大大低于2.6%的世界平均水平;我国国防费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平均为6.18%,而同期美国为18.04%。

    一些人戴着“有色眼镜”解读我国国防费增长,甚至将其作为诋毁我国和平发展、制造“中国威胁论”的重要借口,这是别有用心。一个国家是不是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主要不在于它的国力军力是否强大,而在于它奉行什么样的内外政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内求和谐求发展、对外求和平求合作的本质特征,决定了我们不可能走历史上西方列强“国强必霸”的老路,而只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坚持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在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历史征程中,我们要有战略定力、战略清醒和战略自信,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不要受外界杂音的影响。

    记者: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在国防费安排上是否有体现?

    陈舟:去年《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提出新的历史时期军队使命,其中之一就是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这些年,作为大国,中国要承担越来越多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不断加大参与国际维和、反恐和人道主义救援的力度。近年来,从向南苏丹派出维和步兵营到向西非派出医疗队抗击埃博拉、从对马航失联客机展开立体大搜救到撤离被困也门的中外人员、从连续派出22批护航编队执行护航任务到40余次执行国际紧急人道主义物资援助任务,中国军队承担越来越多国际责任的事实有目共睹。

    随着中国的发展,我们军队不仅要维护国土的安全,还要维护海外利益的安全。另外,也要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安全产品。当然,这些活动也都是需要国防费支持的。

    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到战斗力的刀刃上

    记者:国防预算增幅减少,会不会影响军力建设?

    陈舟:从某种意义上讲,国防预算的规模和增幅十分重要,因为它是国防发展的物质基础。我们要重点考虑的是,如何提高国防费的使用效益?

    国防预算实质上是配置国防资源的一种基本方式,对国防资源的使用效益具有重要作用。同样的国防费投入,不同的结构和投向,最终形成的国防能力是不同的。无需回避,我国现行的国防费配置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预算与规划计划的衔接不够紧密、配置结构不够优化、配置方法不够先进、使用管理效益不高等,这些问题我们正在逐步解决中。

    记者:如何科学地使用国防费?

    陈舟:提高军事经济效益,关键是管好、用好有限的国防费,确实用于必需、用之合理,发挥最大效益。新形势下,必须坚持需求牵引规划、规划主导资源配置,把国防费投向投量配置得更科学。这其中涉及改革的一些具体问题,包括深化预算管理改革,完善规划计划与预算紧密衔接的工作机制,强化预算编制、执行、决算和绩效评价全过程管控;推进集中收付、物资采购和军人医疗、保险、住房保障、工资福利等制度改革,加快经费标准化建设,构建财力配置科学、预算规划透明、标准制度健全、集中收付严密、组织体系顺畅的具有我军特色的现代国防费管理制度。强化经费使用管理监督,严格按照战斗力标准花钱办事,加强公务接待、基本建设、物资采购等重点领域财务监管,严格账户资金监管,加大财经管理和整治力度,强化纪检、财务、审计等管理监督。发扬艰苦奋斗、勤俭建军的优良传统,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到战斗力的刀刃上。




热点周报